油菜花阅读答案陈应松_范文大全

油菜花阅读答案陈应松

【范文精选】油菜花阅读答案陈应松

【范文大全】油菜花阅读答案陈应松

【专家解析】油菜花阅读答案陈应松

【优秀范文】油菜花阅读答案陈应松

问题一:三月是一个娇嫩的词陈应松阅读答案

三月,一个娇嫩的词,像豆腐一样嫩,生怕被冬天抢走。三月走着,走着,变成了一个宽阔的、令人景仰的字眼。三月不是一个季节,是一种冲动。三月只有与农历接合才是温暖的,笃定的温暖,流汗。在农谚的三月天,已是犁耙水响,紫燕归来,寒冷已呈强弩之末。虽然有“不吃五月粽,不把寒衣送”之说,三月不会管它,那是一些缺齿老人的过时忠告。许多农谚的字缝间早就温暖如春了:“七九六十三,行人把衣宽……九九八十一,黄狗歇荫地。”还有古诗:“吹面不寒杨柳风。”呆在家里,还是厚厚的冬装,烤着火,缩着脖子,似乎就这么将冬天继续过下去。一出门,挣出一身细汗。噢,春天真的来了?太阳有些晃眼。我看见人们在微博里、在QQ上呼吁:该死的春天咋还不来?花,开呀,开呀!春天,再不来,我会让你哭得很有节奏!这种起哄似的、拔河似的、墙倒众人推的、恨铁不成钢的呼唤,春天就随三月来了。

可季节很慢。春天是那种蔫性子,不像冬天生猛,一阵风吼吼地就来了。她从那些不知名的草芽上试探着,等人不注意,焦急得快跳河时,她来了。小小的风和小小的太阳,要你说,暖阳。多说几遍,死皮赖脸地表白。我真的暖吗亲爱的?她来了,轻手轻脚的。有点弱不禁风,有点懒散,有点不在乎,还有点狡黠,有点调皮,有点浪,有点淡香,不知从哪儿就来了。

鸟在窃喜,叫声宽厚稳沉。它们的巢,谢天谢地,终于不再在北风的漫长施暴中摇摇欲坠了,是暖巢,对,是暖巢,不再颠簸,可以做春梦了。春梦当然喜欢。如果模糊了农历和公历的界线,三月是一个憧憬词。一个不是乍暖还寒的怪物,一个没有阴谋和假像的日子,一个可以放心外出的天气,内心对这个世界有了信任感。三月是一种生活方式。三月突然让天空变得忙碌,纸鸢乱飞,燕子筑巢,蜜蜂搬蜜。苍蝇和虫蠓也出动了,夹在天空的选美队伍里。

没有城里人的亢奋与滥情,没有夸张地投身它,不去凑热闹扎堆,这里看一下,那里看一下,摆个pose,伸出V形手,傻乎乎地笑,上到微信微博,与花比美。三月在乡野委实太多,不值得大惊小怪,左一个三月,右一个三月;这个坡一个三月,那个沟一个三月;腐草间是三月,池塘里也是三月。不止几株樱花杏花,不是一个盆景大的公园。三月在乡下漫山遍野,无边无涯。每一块地都是三月的集市,每一道沟也是三月的百货大楼。不集中,不刻意,不显摆,素面朝天,但香艳逼人,琳琅满目。也不尽是这样。乡村的三月还有许多残忍的残余,留着寒冬清算大地的证据。比如一个草垛上,一棵树上,牵着吊着绊着葫芦或是丝瓜的枯藤与衰果,它们在风中冒充生命飘摇着,让春天无奈;一头脱光了毛的牛,有些蹒跚地在一丛青草前试着恢复味觉;月亮还是显得有些阴鸷,像是冬天最后的帮凶。对春风领悟迟缓的树木正在蓄势待发,但还没有完全醒来。屋前屋后的杏花急不可耐地向枝干攀援,成团成簇,把这种树堆砌得花里胡哨,打扮得像个疯子。一株野樱桃却像一个村姑在水边羞涩地微笑着,很安静很安静。在三月的原野上,春天有许多敢死队员,在已经占领的高地上欢呼。我看见有两只蜜蜂嗖地从杏树上飞走了,飞向荠菜花开的田垄。那里的荠菜茂密广大,风吹过时,一浪一浪卷走,又一浪一浪回来。我不喜欢在这个季节盛开的泽漆,它们几乎要占遍荒野,花不像花,叶不像叶。它们的俗名叫鬼打伞,在荒山野冢,长得像另一个世界的伞阵,太吓人,太不识时务,喧宾夺主。但是回到城里,我会怀念它们。我怀念乡村的一切,包括我不喜欢的植物和野狗。

三月让田野和视野圹埌无垠,越往三月的深处去,所有的庄稼和植物都像潮水一样暴涨起来。这是一个节骨眼,一个路口。阳光一天一天艳丽,天气一天一天通人情,像狗一样好使唤。天空一天一天高且蓝,终于,油菜花成为了大地的新宠。她太强势......余下全文>>

字典词典外致热原的作用部位是外致热原的作用部位是【范文精选】外致热原的作用部位是【专家解析】初中地理知识大全初中地理知识大全【范文精选】初中地理知识大全【专家解析】老人生日贺词老人生日贺词【范文精选】老人生日贺词【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