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嗣同的诗_范文大全

谭嗣同的诗

【范文精选】谭嗣同的诗

【范文大全】谭嗣同的诗

【专家解析】谭嗣同的诗

【优秀范文】谭嗣同的诗

问题一:谭嗣同绝命诗是什么?

望门投止思张俭,

忍死须臾待杜根。

我自横刀偿天笑,

去留肝胆两昆仑!

该诗是谭嗣同就义前题在狱中壁上的绝命诗。1898年6月11日,光绪皇帝颁布“明定国是”诏书,宣布变法。1898年9月21日,慈禧太后就发动政变,囚禁光绪皇帝并开始大肆搜捕和屠杀维新派人物。谭嗣同当时拒绝了别人请他逃走的劝告(康有为经上海逃往香港,梁启超经天津逃往日本),决心一死,愿以身殉法来唤醒和警策国人。他说:“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诗的前两句,表达的恰恰是:一些人“望门投止”地匆忙避难出走,使人想起高风亮节的张俭;一些人“忍死须臾”地自愿留下,并不畏一死,为的是能有更多的人能如一样高风亮节的杜根那样,出来坚贞不屈地效命于朝廷的兴亡大业。诗的后两句,则意为:而我呢,自赴一死,慷慨激扬;仰笑苍天,凛然刑场!而留下的,将是那如莽莽昆仑一样的浩然肝胆之气!

“去留”的“去”字,这里是指一种行为趋向,意为“去留下”,“去留得”,没有很实在的意义。谭嗣同是湖南浏阳人。据我所知,南方方言和现在的普通话一样,下面这种用法是常有的:用“去”去辅助另一个动词构成一个动词词组或动词短语,而这个动词词组或动词短语的含义大致就是后一个动词的含义,如“去想一下”,“去死吧”,“明天去做什么”等等。这里的“去”字,并不表示空间上的去这里去那里,而是表示时间上的行为、事态之趋势和倾向。也就是说,“去”可表空间意义上的位移,也可表时间意义上的发生。 从整首诗的意思来看,“去留肝胆两昆仑”中的“去”,应是时间意义上的“去”,而不是空间意义上的“去”。很多人的理解,包括赵金九先生,恰恰是把它当作空间意义上“去”。而我们所流行的各种解释,都是这样思维定势。我想,那时的官话或北方话也应有这种用法吧?“去”字的这种重要语义,《现代汉语词典》、《辞海》都有记载。

当然,“去留肝胆两昆仑”这样写,是诗句表达的需要——包括平仄,全部的含义在于指代自己如莽莽昆仑一样的浩然肝胆之气。实际上,直接从字面上去解,去留下如昆仑一样的“肝”(一昆仑)和如昆仑一样的“胆”(一昆仑),这不也一样表达了诗人的视死如归、浩气凛然和慷慨悲壮吗?正是那种强烈的崇高感和悲壮感,激励着诗人不畏一死、凛然刑场。而这句所表达的,正是那种震憾人心灵的、自赴一死的强烈崇高感和强烈悲壮感。

1898年9月28日,谭嗣同、杨锐、林旭、刘光第、康广仁、杨深秀等六人惨害于北京菜市口。谭嗣同临刑前高呼:“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而这,是一首绝命诗,是一首表达作者全部所有的绝命诗,是一首在狱中为自己写就的祭死之诗!诗的后两句所写,都是指诗人自己,而不是指他人。“昆仑”当然不是指人,“昆仑”也没有自比自赋、自狂自傲之义。而“去留”,我认为不是有些人说的,是指一去一留或一生一死。试想想,“我自横刀,肝胆昆仑”,这所表达的是何等的慷慨和悲壮!而这,不恰是诗人那时的真实心理写照吗?

问题二:梁启超到底改过谭嗣同的诗么

康有为在英国人的保护下逃到了香港,梁启超也在日本人的保护下来到了日本。谭嗣同则拒绝了出逃的建议,表示:“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变法而流血者,此国所以不倡也。有之,请从嗣同始。”他决心为变法而献身。在监狱中,谭嗣同的那首《狱中题壁诗》更是传诵至今,妇孺皆知。然而根据历史学家黄彰健的考证,这首诗是梁启超的伪作。 首先怀疑梁启超伪造谭嗣同血诗的是王照。王照,戊戌变法前的吏部侍郎。变法开始以后,屡次上述陈述新政,为光绪所重用,变法开始一个月后,被赏三品衔,以四品京堂候补。戊戌政变以后,王照也被抄家查办,王照因此也逃到了日本。在日本,王照住的地方和康有为仅一墙之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王照经常听到康梁两个的议论,伪造戊戌变法的历史,其中就包括私改血书的事件。 今人黄彰健先生的考证也证实了这一点。这首流传甚广的血诗,的确是有梁启超提供并首先在日本流行起来的。据梁启超说,这首诗还被日本人谱成乐曲,广为传唱: 望门投宿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这么一首好诗,怎么可能是伪造的呢?原来的又是怎么样的呢? 黄彰健先生进行了进一步的考证。历史学家的伟大在这时候得到了体现:历史是不会被隐蔽的,事实永远是事实,他可以遮蔽一时,但是乌云终究是要散去的,历史真实的面目终究是要恢复的。他经过一番周折,真的找到了原诗。从表面上看,原诗和伪造的差不多,似乎伪造是多此一举,原诗是: 望门投趾思张俭,直谏陈书愧杜根。

手掷欧刀仰天笑,留将公罪后人论。 第一句:“望门投趾思张俭”被改成“望门投宿思张俭”。张俭是后汉书中的人物。张俭因为畏罪而逃跑,但是他的亲友因此而受到株连,有十几个人被杀,家乡也被毁掉。意即:今天虽然变法失败了,但是我不会向张俭一样逃跑而连累了亲友。改动两个字,但是意思没变。 第二句:“直谏陈书愧杜根”被改成“忍死须臾待杜根”。杜根也是后汉书中的人物。东汉宣帝时,杜根认为安帝已经长大,可以亲政了,便向太后上书请其还政。太后则把他抓起来给杀了。谭嗣同在这里是说,他虽然没有向太后上书,请其归政,有愧于杜根。梁启超改过的诗,仍无碍诗义。 第三句:“手掷欧刀仰天笑”被改成“我自横刀向天笑”欧刀在古代是行刑的时候用的刀。原诗是说,戊戌政变前,面对复杂的政治形式,既不应该张俭那样溜之大吉,也不应该向杜根一样直谏,必须要诉诸武力。但是现在我们策划的武装反抗并没有成功,我谭嗣同也视死如归,没什么好说的了。 但是梁启超改过的诗把意思全部改变了。以政变后的“横刀”的被动性来改变政变前“掷刀”的主动性,没有了武装夺权的意向。这其实正是康梁的目的所在。他们从来不愿意承认武装夺权的行动,而谭嗣同的这句诗却把这一行动赤裸裸的呈现在世人面前,这是他们所不希望看到的。 第四句:“留将公罪后人论”被改成“去留肝胆两昆仑”。在清朝刑律里有“文武官犯公罪”的条款,是指因公事失错致罪,但是不至于谋反。在谭嗣同看来,维新派人士在那种情况下,武装夺权,迫不得已。光绪的密诏让他们不要违背太后,但是康有为并没有执行,相反却想围攻颐和园。谭嗣同认为这样的做法即使有错,也是公罪,是非得失,还是留给后人去讨论了。 谭嗣同是诗更加的坦白,但是对于康梁来说,公罪也是罪,谭嗣同竟然承认自己有罪,这句是非改不可了。这句改了之后也更加豪迈,也是全诗中最为精彩的一笔。 戊戌政变过去已经一百多年了,而这首流传颇广的狱诗又恢复了它本来的面目。历史是不会被人玩弄的,它终究是要向世人展现它本来的面目。来源于:百度。。

问题三:谭嗣同的绝命诗

1898年6月21日,慈禧太后发动了戊戌政变,将光绪皇帝囚禁在中南海的儡台,重新训政,继而大肆的搜捕维新党人.康有为在英国人的保护下逃到了香港,梁启超也在日本人的保护下来到了日本.谭嗣同则拒绝了出逃的建议,表示:"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变法而流血者,此国所以不倡也.有之,请从嗣同始."他决心为变法而献身.在监狱中,谭嗣同的那首"狱中题壁诗"更是传诵至今,妇孺皆知.然而根据历史学家黄彰健的考证,这首诗是梁启超的伪作.

首先怀疑梁启超伪造谭嗣同血诗的是王照.王照,戊戌变法前的吏部侍郎.变法开始以后,屡次上述陈述新政,为光绪所重用,变法开始一个月后,被赏三品衔,以四品京堂候补.戊戌政变以后,王照也被抄家查办,王照因此也逃到了日本.在日本,王照住的地方和康有为仅一墙之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王照经常听到康梁两个舜蠓咆蚀?伪造戊戌变法的历史,其中就包括躺私通血书的事件.

今人黄彰健先生的考证也证实了这一点.这首流传甚广的血诗,的确是有梁启超提供并首先在日本流行起来的.据梁启超说,这首诗还被日本人谱成乐曲,广为传唱:

望门投宿思张俭, 忍死须臾待杜根.

我自横刀向天笑, 去留肝胆两昆仑.

这么一首好诗,怎么可能是伪造的呢?原来的又是怎么样的呢?

黄彰健先生进行了进一步的考证.历史学家的伟大在这时候得到了体现:历史是不会被隐蔽的,事实永远是事实,他可以遮蔽一时,但是乌云终究是要散去的,历史真实的面目终究是要恢复的.他经过一番周折,真的找到了原诗.从表面上看锭原诗和伪造的差不多,似乎伪造是多此一举,原诗是:

望门透趾思张俭, 直谏陈书愧杜根.

手掷欧刀仰天笑, 留将公罪后人论.

第一句: "望门透趾思张俭"被改成"望门投宿思张俭".张俭是后汉书中的人物.张俭因为畏罪而逃跑,但是他的亲友因此而受到株连,有十几个人被杀,家乡也被毁掉.意即:今天虽然变法失败了,但是我不会向张俭一样逃跑而连累了亲友.改动两个字,但是意思没变.

第二句: "直谏陈书愧杜根"被改成"忍死须臾待杜根".杜根也是后汉书中的人物.东汉宣帝时,杜根认为安帝已经长大,可以亲政了,便向太后上书请其还政.太后则把他抓起来给杀了.谭嗣同在这里是说,他虽然没有向太后上书,请其归政,有愧于杜根.梁启超改过的诗,仍无碍诗义.

第三句:"手掷欧刀仰天笑"被改成"我自横刀向天笑"欧刀在古代是行刑的时候用的刀.原诗是说,戊戌政变前,面对复杂的政治形式,既不应该向彰健那样溜之大吉,也不应该向杜根一样直谏,必须要诉诸武力.但是现在我们策划的武装反抗并没有成功,我谭嗣同也视死如归,没什么好说的了.

但是梁启超改过的诗把意思全部改变了.以政变后的"横刀"的被动性来改变政变前"掷刀"的主动性,没有了武装夺权的意向.这其实正是康梁的目的所在.他们从来不愿意承认武装夺权的行动,而谭嗣同的这句诗却把这一行动赤裸裸的呈现在世人面前,这是他们所不希望看到的.

第四句:"留将公罪后人论"被改成"去留肝胆两昆仑".在清朝刑律里有"文武官犯公罪"的条款,是指因公事失错致罪,但是不至于谋反.在谭嗣同看来,维新派人士在那种情况下,武装夺权,迫不得已.光绪的密诏让他们不要违背太后,但......余下全文>>

问题四:写出谭嗣同的诗狱中题壁

据说这是谭嗣同临刑前写在监狱墙壁上的一首绝命诗,还据说这首诗被梁启超“篡改”过,原诗为:“望门投趾怜张俭,直谏陈书愧杜根。手掷欧刀仰天笑,留将公罪后人论。”证据不足,难以采信。

“望门投止思张俭”,这句说的张俭这个人的典故。根据《后汉书·党锢列传》的记载,张俭是东汉末期的高平人,初为山阳东部督邮,严劾宦官侯览及其家属为非作歹,为太学生所敬仰。后来党锢之祸又起,他被迫逃亡,人们敬重他的人品,都冒着破家灭族的危险接待他。“望门投止”指的是找上门请人留宿,张俭在逃亡时害得很多人因为收留他而满门抄斩,甚至“郡县为之残破”,其于心何忍!

“忍死须臾待杜根”,这句说的是杜根这个人的典故。根据《后汉书·杜根传》的记载,杜根性格耿直,东汉安帝时任郎中,当时邓太后摄政,权在外戚。安帝年长,杜根上书要求太后归政,太后大怒,命人把他装在麻袋里摔死。执法官示意施刑人手下留情,载出城外待其苏醒。太后派人查看,杜根装死三日,目中生蛆,侥幸逃脱,躲了15年。邓太后死后,杜根复出,官拜侍御史。

谭嗣同在诗中提到这两个历史人物的遭遇,而不选择他们的避难方式,表现出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他不愿意选择逃亡而给别人添麻烦,也不可能凭借执法者手下留情而暂时躲过一死,他要以“横刀向天笑”的方式大义凛然地去刑场就义。

“我自横刀向天笑”,表现慷慨赴死的气节。其实谭嗣同是被关在囚车里拉到北京菜市口开刀问斩的,由不得他横刀向天,虽然壮怀激烈,但是身不由己。

至于“去留肝胆两昆仑”一句,历来解释颇多。梁启超在《饮冰室诗话》中称“两昆仑”一个是指康有为,另一个是指大刀王五;后来有人把康有为换成唐才常,认为唐才常是谭嗣同肝胆相照的朋友,像昆仑山一样坚毅;有人认为是指当时跟谭嗣同私交深厚的两个侠士胡七和王五,因为他们两人的武艺属于昆仑门派;有人把“昆仑”理解为“昆仑奴”,认为是谭嗣同的两个仆人;有人说其实就指的是谭嗣同自己一个人,“去留”可以作死生讲,嵇康的《琴赋》有“委天命兮任去留”,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有“曷不委心任去留”,无论生还是死自己都是堂堂正正的中国人;也有人认为“去留”不是“去”和“留”两个对比的意思,是偏正结构,是要留下什么的意思;……

面对要斩尽杀绝的敌人,需要有的人牺牲,用流血牺牲的方式昭告同胞大众,鼓舞未死者和后来者继续做长期的奋斗。“我以我血荐轩辕”(鲁迅诗句),谭嗣同的做法或许可以称为“血荐”,他要用自己的鲜血警醒世人。“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他用鲜血实践了自己的誓言。

问题五:梁启超为何要改谭嗣同的诗?

1898年6月21日.慈禧太后发动了戊戌政变.将光绪皇帝囚禁在中南海的儡台.重新训政.继而大肆的搜捕维新党人.康有为在英国人的保护下逃到了香港.梁启超也在日本人的保护下来到了日本.谭嗣同则拒绝了出逃的建议.表示:"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变法而流血者.此国所以不倡也.有之.请从嗣同始."他决心为变法而献身.在监狱中.谭嗣同的那首"狱中题壁诗"更是传诵至今.妇孺皆知.然而根据历史学家黄彰健的考证.这首诗是梁启超的伪作.

首先怀疑梁启超伪造谭嗣同血诗的是王照.王照.戊戌变法前的吏部侍郎.变法开始以后.屡次上述陈述新政.为光绪所重用.变法开始一个月后.被赏三品衔.以四品京堂候补.戊戌政变以后.王照也被抄家查办.王照因此也逃到了日本.在日本.王照住的地方和康有为仅一墙之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王照经常听到康梁两个舜蠓咆蚀?伪造戊戌变法的历史.其中就包括躺私通血书的事件.

今人黄彰健先生的考证也证实了这一点.这首流传甚广的血诗.的确是有梁启超提供并首先在日本流行起来的.据梁启超说.这首诗还被日本人谱成乐曲.广为传唱:

望门投宿思张俭. 忍死须臾待杜根.

我自横刀向天笑. 去留肝胆两昆仑.

这么一首好诗.怎么可能是伪造的呢?原来的又是怎么样的呢?

黄彰健先生进行了进一步的考证.历史学家的伟大在这时候得到了体现:历史是不会被隐蔽的.事实永远是事实.他可以遮蔽一时.但是乌云终究是要散去的.历史真实的面目终究是要恢复的.他经过一番周折.真的找到了原诗.从表面上看.原诗和伪造的差不多.似乎伪造是多此一举.原诗是:

望门透趾思张俭. 直谏陈书愧杜根.

手掷欧刀仰天笑. 留将公罪后人论.

第一句: "望门透趾思张俭"被改成"望门投宿思张俭".张俭是后汉书中的人物.张俭因为畏罪而逃跑.但是他的亲友因此而受到株连.有十几个人被杀.家乡也被毁掉.意即:今天虽然变法失败了.但是我不会向张俭一样逃跑而连累了亲友.改动两个字.但是意思没变.

第二句: "直谏陈书愧杜根"被改成"忍死须臾待杜根".杜根也是后汉书中的人物.东汉宣帝时.杜根认为安帝已经长大.可以亲政了.便向太后上书请其还政.太后则把他抓起来给杀了.谭嗣同在这里是说.他虽然没有向太后上书.请其归政.有愧于杜根.梁启超改过的诗.仍无碍诗义.

第三句:"手掷欧刀仰天笑"被改成"我自横刀向天笑"欧刀在古代是行刑的时候用的刀.原诗是说.戊戌政变前.面对复杂的政治形式.既不应该向彰健那样溜之大吉.也不应该向杜根一样直谏.必须要诉诸武力.但是现在我们策划的武装反抗并没有成功.我谭嗣同也视死如归.没什么好说的了.

但是梁启超改过的诗把意思全部改变了.以政变后的"横刀"的被动性来改变政变前"掷刀"的主动性.没有了武装夺权的意向.这其实正是康梁的目的所在.他们从来不愿意承认武装夺权的行动.而谭嗣同的这句範却把这一行动赤裸裸的呈现在世人面前.这是他们所不希望看到的.

第四句:"留将公罪后人论"被改成"去留肝胆两昆仑".在清朝刑律里有"文武官犯公罪"的条款.是指因公事失错致罪.但是不至于谋反.在谭嗣同看来.维新派人士在那种情况下.武装夺权.迫不得已.光绪的密诏让他们不要违背太后.但是康有为并没有执行.相反却想围攻颐和园.谭嗣同认为这样的做法即使有错.也是公罪......余下全文>>

问题六:谭嗣同诗中的两昆仑是指什么?

⑴ 梁启超认为“两昆仑”指康有为和大刀王五;

⑵ 符逸公认为“两昆仑”指谭嗣同自言生也昆仑,死也昆仑;

⑶ 有人认为“两昆仑”指谭嗣同的两个仆人 ,古人亦谓仆人为昆仑奴;

⑷ 有人认为“两昆仑”指大刀王五和拳士胡七 ,俩人都曾教过谭嗣同学习昆仑派武术;

⑸ 有人干脆认为不可解(——榛案:这应当不可能无解,谭写此句诗时一定有他的语义)。

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谭嗣同《狱中题壁》

1999年4月2日《人民日报》第十二版发表赵金九先生《“去留肝胆两昆仑”新解》一文,认为该诗“去留肝胆两昆仑”一句意指1898年戊戌变法失败的事件中“去”之康有为、梁启超与“留”之谭嗣同自己无论去留与否,其行为皆肝胆昆仑云云。本人认为赵金九先生的观点及其文中所引述的其他人的观点,都是值得进一步商榷的。

首先,赵文的解释使谭诗的第四句和第三句含义有所重复,这在绝句中是不大可能的。其次,这样解使得整首诗尤其诗的后两句的诗意表达总是不那么畅快淋漓,不仅不甚吻合诗人写作该诗时的悲壮慷慨之心情,而且也有异于先对象性描述后自我性抒说的绝句表达方式。再者,赵文似乎文字互有抵触。他一下子说“去留”是指代生死之行为,一下子又说“去留”是指代出走与留下之行为的行为者,究竟指代什么,文中含混不定。

本人明确地认为:其一,“昆仑”不是指人,而是指横空出世、莽然浩壮的昆仑山;其二,“去留”不是指“一去”和“一留”,在诗人的该诗句中,“去留”不是一个字义相对或相反的并列式动词词组,而是一个字义相近或相同的并列式动词词组;其三,“肝胆”所引申的不是指英勇之人,而是指浩然之气;其四,“去留肝胆两昆仑”的总体诗义是:去留下自己那如莽莽昆仑一样的浩然之气吧!也即是“留得肝胆若昆仑”的意思。—— 此诗颇近文天祥《过零丁洋》“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味道。

我为什么这样解?因为本人认为,解诗不能仅着手于词字,更要着手于诗的总体寓意,并且要尤其着手于诗人写作该诗的特定历史背景和特定心理状态。特别是对这样一种反映重大历史事件,表达正义呼声和抒说自我胸怀的作品,更要从作者当时所处的背景、环境和心情、心境出发去仔细揣摩。

大家知道,该诗是谭嗣同就义前题在狱中壁上的绝命诗。1898年6月11日,光绪皇帝颁布“明定国是”诏书,宣布变法。1898年9月21日,慈禧太后就发动政变,囚禁光绪皇帝并开始大肆搜捕和屠杀维新派人物。谭嗣同当时拒绝了别人请他逃走的劝告(康有为经上海逃往香港,梁启超经天津逃往日本),决心一死,愿以身殉法来唤醒和警策国人。他说:“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诗的前两句,表达的恰恰是:一些人“望门投止”地匆忙避难出走,使人想起高风亮节的张俭;一些人“忍死须臾”地自愿留下,并不畏一死,为的是能有更多的人能如一样高风亮节的杜根那样,出来坚贞不屈地效命于朝廷的兴亡大业。诗的后两句,则意为:而我呢,自赴一死,慷慨激扬;仰笑苍天,凛然刑场!而留下的,将是那如莽莽昆仑一样的浩然肝胆之气!

“去留”的“去”字,这里是指一种行为趋向,意为“去留下”,“去留得”,没有很实在的意义。谭嗣同是湖南浏阳人。据我所知,南方方言和现在的普通话一样,下面这种用法是常有的:用“去”去辅助另一个动词构成一个动词词组或动词短语,而这个动词词组或动词短语的含义大致就是后一个动词的含义,如“去想一下”,“去死吧”,“明天去做什么”等等。这里的“去”字,并不表示空间......余下全文>>

问题七:谭嗣同的狱中诗

望门投宿邻张俭,忍死须臾待树根。吾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字典词典团队社会实践报告团队社会实践报告【范文精选】团队社会实践报告【专家解析】中国能源建设集团招聘中国能源建设集团招聘【范文精选】中国能源建设集团招聘【专家解析】五年级上册园地六五年级上册园地六【范文精选】五年级上册园地六【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