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鸡毛换糖的故事_范文大全

关于鸡毛换糖的故事

【范文精选】关于鸡毛换糖的故事

【范文大全】关于鸡毛换糖的故事

【专家解析】关于鸡毛换糖的故事

【优秀范文】关于鸡毛换糖的故事

问题一:浙江省义乌市所谓〈鸡毛换糖〉的故事?

鸡毛换糖最著名的应该是浙江省义乌,可以说义乌市场形成的历史就是鸡毛换糖的历史,是鸡毛换糖慢慢形成的!而义乌最初的鸡毛换糖是从廿三里镇开始的。

廿三里的“鸡毛换糖”及其历史文化的发展,也并非一帆风顺。当时,鸡毛换糖成为被打击对象,说鸡毛换糖是“弃农经商”、“投机倒把”、“资本主义尾巴”,与全国禁令相抵触,正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啊!那时,廿三里也成立了“打击投机倒把办公室”,把那些在廿三里街上手拎蓝子叫卖的和摆地摊的赶得“嘭嘭”飞,禁止糖担外出鸡毛换糖,人要抓,钱要罚。但是,廿三里镇即使在文革这种割资本主义尾巴,严厉打击投机倒把的时期,糖担外出鸡毛换糖依然盛兴,那时廿三里镇外出鸡毛换糖的人员多达五千余人,经营范围不仅涉及到浙江周边的江西、福建等省,而且扩展到全国各地。随着中国市场化取向改革和商品经济的活跃,廿三里镇在原先鸡毛换糖小百货销售基础上,进入了开拓专业市场和专门经营小商品的新阶段,在20世纪的七十年代中期,廿三里镇就出现了几百个经营小商品的地摊,并于七十年代末形成了中国第一代小商品市场。但由于政策的限制,廿三里鸡毛换糖队伍的真正壮大仍是举步维艰,直到1979年3月24日,时任中共义乌县委秘书的杨守春在《浙江日报》第二版发表了《“鸡毛换糖”的拨浪鼓又响了》一文,给廿三里镇乃至整个义乌的商品经济的发展注入了生机。该文是全国第一篇报道义乌“鸡毛换糖”意义的新闻稿,被盛誉为“义乌小商品市场的第一声呐喊”,第一份“为民请命书”。文章充分肯定“鸡毛换糖”是社会主义经济的补充,其利多弊少,既推动了义乌红糖事业的发展,又换回来出口所需要的“红毛”,农田所需的作肥料用的“废鸡毛”,让粮食增产,农业增效,搞活流通,于国于民都有利。文章发表受到了经济、学术、新闻三界人士的盛赞。后来到1980年,鸡毛换糖才被允许,公商局也为鸡毛换糖颁发了临时许可证。于是,廿三里镇的男劳力一到空闲,便“倾剿而出”,村里可谓“十室九空”,盛况空前。事实上“鸡毛换糖”好处并非至此。如廿三里镇(公社)办的廿三里羽毛厂,就是在这个阶段应运而生的,当时它解决了农村数千人的就业问题,换回了外汇,增加了政府的财政收入,也增加了农民收入,可谓利国利民。直到1982年后,市场逐步向义乌县城集中民展,终成今日闻名遐迩的中国小商品世界,而廿三里的敲糖人正是义乌小商品世界的“始作俑者”。

鸡毛换糖的人又被称为敲糖帮。敲糖帮按生意的活动方式,进行了严密的分工,具体分为“坐坊”和“担头”两类。“坐坊”,其组织有“糖坊”、“站头”、“行家”、“老土地”四种。“糖坊”的任务是把煎好的糖粒、糖饼、生姜糖用现金或货物贷给敲糖人,同时还收购代销敲糖人收来的货物;“站头”就是敲糖帮居住的小客栈,并经营糖担托运业务;“行家”专事采购各类小百货以供敲糖帮经营;“老土地”专收敲糖帮换回的货物。而“担头”,则是挑糖担赶生意者,“担头”里有几个领导人物,称为“老路头”,这类人由精于敲糖业务的人担当,且是从敲糖帮中公议推举的“精英人物”,其任务是由其独挡一面,统帅一路糖担;“老路头”下又有“拢担”,是各村糖担的首领,由村推举并负责带领本村糖担,其能力略逊于“担头”;“拢担”下又有“年伯”,“年伯”的职位是由“拢担”任命,其任务是协助“拢担”的工作,同时,“年伯”要照管五至七副的“担头”;最后是糖担,又称“担头”。这些“担头”,就是“新手”,即初次出门的敲糖人,如同工匠所收的学徒,属“年伯”带领指导。另外,在吸收新糖担上,也要行拜年伯的手续。

问题二:讲述一下鸡毛换糖的故事?我只听过鸡毛蒜皮这个成语

鸡毛换糖的政治经济学 童年时节,每到十二忙月的春节前后,总可见到挑着两只竹篮,竹篮的盖上有二只小盒装着一颗颗小小的糖果,手里拿着小小的货郎鼓摇动着叮咚响,夹着那外乡口音在吆喊着:“鸡毛换糖呀,鸡毛换糖嘞!”那动听的货郎鼓声给小孩子们带来了欢笑和甜蜜。 “我这包鸡毛换几颗糖?”一个小孩拿来一包鸡毛递给货郎担上的主人,一边问。 “三颗糖!” “我这一大包鸡毛只给三颗糖,再加两颗吧!”小孩子带讨带央求着。 “好好好,给你五颗!” 小孩子喜滋滋地伸手接过那五颗小小的糖果,连蹦带跳地往家里跑。边跑边喊着:“妈妈,换来了五颗糖啰!” “给弟弟二颗,你二颗,留一颗等下再吃,听见没有?”母亲在吩咐着。 小弟弟赶紧跑了过来,“哥,糖呢?” “急什么,给妈妈二颗,给你二颗,我吃一颗算了!”做哥哥的还真像想做哥哥的样子。一边给了弟弟二颗,一边拿着三颗糖跑到妈妈身边说:“妈,妈,你也尝尝这糖的味道吧!” “你们小孩嘴馋得很,你俩吃吧!”妈妈很中意的摸摸大儿子的头说着。 “妈妈,你不吃,我也不吃了!” “好孩子,那妈妈尝一颗吧!”妈妈从大儿子的手上捡了一颗最小的糖放进嘴里,一边说,“这糖真甜!” 一包鸡毛换来了五颗糖果,给母子和哥哥弟弟之间增添了不知多少的甜蜜和亲情。 这些来到我们徽州古歙做着鸡毛换糖小生意的商客,一问都是浙江义乌人。他们肩挑着货郎担,风餐露宿,忍饥挨饿,做着别人从来不肯做的小生意。我们问问他们收这鸡毛做何用途时,他们的回答是,有的鸡毛扎成鸡毛掸,细绒掺和鸭绒制作羽绒衣,有的当肥料,大大小小的鸡毛反正都有用场。可想而知,当年做这种生意的义乌人是多么辛苦,在人们的眼里的地位可想而知。 我乘坐着宽敞的快速列车穿城呼啸而过,在人们议论着这就是义乌时,不觉浮现出童年鸡毛换糖的美好记忆。感叹义乌人民的吃苦耐劳的精神,感叹着他们走南闯北鸡毛换糖做生意的本领。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神州大地,义乌人率先用他们当年鸡毛换糖的精神做起了小生意,自发形成了初级市场,积累了资金,在正确政策的引导和支持下,逐步由棚铺和马路市场,向着以商场为市场的转变。随着市场的不断发展,资金的不断积累,建立起大规模的现代化信息化的商贸城。当年商家做自我介绍时起初用的是金华义乌,后来不知不觉变换成浙江义乌,不知何时又悄然以中国义乌商品城向世界敞开了胸怀,联合国也来到了义乌商贸城采购小商品。浪莎袜业原来是翁荣弟兄弟办的一个小袜厂,经过一二十年的努力,一个浪莎袜业集团诞生和发展起来了。于今,浪莎袜业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袜业企业。浪莎作为中国袜业航母第一品牌,已远销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一双袜子产业链的形成,就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义乌市场变化之大。 全国仅有的小商品风向标,义乌小商品指数也在此地产生了。 义乌的交通也十分快捷和便利。来往的快车不再呼啸着飞驰而过,杭金衢和金丽温以及金甬三条高速公路也都通过义乌,还有航空港,四通八达。 义乌市本地人口只有六十九万七千人,但暂住人口已逼近百万大关,每天还有二十万流动人口。世界各地的商人也来义乌掏金。义乌街头,用中文、英文、阿拉伯文和朝鲜文等文字书写的商店字号随处可见。 一部鸡毛换糖的政治经济学就在这个义乌小城市里诞生。

字典词典皮肤紫外线过敏偏方皮肤紫外线过敏偏方【范文精选】皮肤紫外线过敏偏方【专家解析】大班幼儿保育知识大班幼儿保育知识【范文精选】大班幼儿保育知识【专家解析】初中班级布置方案初中班级布置方案【范文精选】初中班级布置方案【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