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波黄金时代读后感_范文大全

王小波黄金时代读后感

【范文精选】王小波黄金时代读后感

【范文大全】王小波黄金时代读后感

【专家解析】王小波黄金时代读后感

【优秀范文】王小波黄金时代读后感

问题一:黄金时代读后感

[黄金时代读后感]

第三次看完《黄金时代》,黄金时代读后感。我就在想,如果依然不把感想诉诸于文字,对自己实在是一种残忍却又奢侈的折磨。然而与前两回一样,我再次得了失语症。失语症不知道自己会说些什么,能说些什么。所以沉默。  患失语症的原因可能有两种。一是没什么可说,仿佛禅宗里的言语道断,发声的刹那即是意义丧失的开始。二是要说的太多,无法有序地组织语言,以致长时间语塞。出乎意料的是,《黄金时代》同时给了我这两种感觉。我为此很受惊吓。对于一个受了惊吓的失语症患者来说,要试图说明自己的病因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无论如何,我大概不能把自己的脑袋敲开,哪怕里面真的有些东西需要得到更好的表达。  从黄金时代到三十而立,再让人想起无限美好的似水流年。王小波的大智慧把诗意和幽默赋予生活,又从中体验出大荒唐与大悲哀。  一、黄金时代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们当然知道,上个世纪的六七十年代,也许算不上这个国家的的黄金时代,但此时的王二处于他一生黄金时代。)黄金时代里的王二像一只没有被骟锤的公牛,阳具直挺,生猛并以为自己将永远生猛。他和陈清扬一起跑到山里,又一起回到农场接受批斗,再用诗一般的文笔在交代材料上酣畅淋漓地描写性爱。——是的,甚至没有谁曾这样写过我们的生活。其中的性描写是最令人赞叹之处:充满原始的诗意以及执着的生活热情。  写到这里,我意识到我的失语症又要犯了。我实在需要一段原文作为这篇东西的强心剂——我害怕它死掉,这么一来我的第三次读后感又要夭折。我就要跌进读与读后感的永劫循环。   我和陈清扬侧躺在蓝粘土上,那时天色将晚,风也有点凉。躺在一起心平气和,有时轻轻动一下。据说海豚之间有生殖性的和娱乐性的两种搞法,这就是说,海豚也有伟大的友谊。我和陈清扬连在一起,好像两只海豚一样。  我和陈清扬在蓝黏土上,闭上眼睛,好象两只海豚在海里游动。天黑下来,阳光逐渐红下去。天边起了一片云,惨白惨白,翻着无数死鱼肚皮,瞪着无数死鱼眼睛。山上有一股风,无声无息地吹下去。天地间充满了悲哀的气氛。陈清扬流了很多眼泪。她说是触景伤情。  而读者的我就站在现实的旷野里,他们所不能意识的对面。——生活仍旧贫血苍白;我只有再次充满了联想与无比的向往。这使得我对自己有了新的认识:即我原来也属于容易驯化的一类。饲料吃多了,就要忘记山肴野蔌的味道;阳痿的日子过习惯了,就会以为勃起完全没有必要。喜欢《黄金时代》的人很可能都把王二作为幻想中狂狷不羁的自我。如醉如痴过后,你发现自由的意志却从未有过地清醒。——追求自由与美好,并对自由美好的生活充满热望,这在荒唐的年代里,更有了璞玉浑金的色彩,黄金时代更有了令人怦然心动的魅力。  李银河女士在悼念王小波的文章里写道:樱花虽然凋谢了,但它毕竟灿烂地盛开过。而对于我生活里的星星点点,绝不敢以黄金时代自比。但我如今常常要作同样的感慨:我尽力抗拒巨大的失落感,尽力避免还没喂饱自己就开始咳声叹气,尽力否认在很多时候我是个孬种。  第三次看完《黄金时代》。我就在想,很多人未必就没有我的感慨。也就是说,我所写的感想并非什么新鲜玩意儿,可以起到擦亮他人眼睛之效用。但这不能成为我数次沉默的理由。的确,每读一遍都有新收获,这些收获朦朦胧胧地积攒起来,藏在意识的某个角落,以致对我整个一生都产生了影响。——无论如何,这和写成文字仍不一样。我需要证明,我能够理出个头绪来,就像我能够给现实理出个头绪,认真地面对未知的生活。我同时需要证明......余下全文>>

问题二:王小波的小说《黄金时代》是想表达一个什么思想或间接?

很多人总对黄金时代有一种异见,觉得黄金时代是一种并无多少文学价值的作品,低俗不堪,荼毒百姓。原因在于小说中王小波用大量的笔墨,酣畅淋漓的描绘了主人公王二与众多女友的性爱场面,细节详尽,好似亲眼旁观,几可乱真。叫人阅毕激情四溢,欲罢不能。很多人已开始时抱着看黄书的心态去看这本书,到最后才发觉买错了。当然,就连王小波自己都声称这本小说与维多利亚时期的地下小说颇为相似,作者自身都为小说的定性感到困难,也无怪乎大众的非议了。但王小波也说在他的所有作品中最喜欢的当属《黄金时代》,称之为他的“宠儿”。那么,到底这是一部怎么样的小说呢,难道仅仅是一种用文革的幌子去讲情爱的小说而已吗?

要想理解王小波之所以要运用大量性描写,我觉得首先要理解文革时所处的环境。人不是一个理性的动物(尽管我们一直标榜),又其最原始的一面,暴力,自私,当然还有最原始的——性。性是人类区别于其他低等动物的很重要的方面,因为性不仅是繁衍,也是欢愉的表达。

在文革所处的环境下,人完全没有独立人格的存在前提,被一种高度的愚蠢思潮所冲刷,灌输一种愚昧的理念,结果当然是变得人不人鬼不鬼(这点可以从文革期间拍得样板戏中窥见,长得不一样,但表情全一个样)。整天提心吊胆,内心饱受政治的煎熬,在这种环境下,最原始的一种生存态度——性,被无情的抑制和打压着。当人脱开表面的文革去壳,成为正常的我时,一种对性的渴望便在那一刹那爆发了,成为填补空虚,平衡压抑甚至找回自尊的药剂。

在王二的生活中,性成了生活中唯一的精神慰藉品。当生活被政治占领,当工作变得可有可无,当经济背景贫瘠潦倒,当知识讯息变得封闭单一,当个人尊严变得卑微扭曲,我们还能干什么?!或许,做爱,才能拯救他们。

小说中的另一位主角陈清扬亦是如此。一开始她曾为自己被人称作破鞋而愤愤不平,随着与王二交往深入,这些在她眼里都无所谓了,他们在这扭曲的世道中相濡以沫,用发自内心的最原始的结合来抵御那段最凛冽的寒冷。这是一种巨大的反差,一种对文革最直接的控诉!直接且有力!

事实上,性——在王小波的《黄金时代》里,已经成为了一种权力的交易。在小说中,公社社长这类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藉着叫王二与陈清扬写材料的机会,打着“ 上报要详细,才能宽大处理”的原则,津津有味的品读王二与陈清扬的做爱细节,性压抑在这段岁月中是普遍存在的,人们会想尽各种办法去释放,王二与陈清扬,正是一种直接而又勇敢的代表,这,正是他们的黄金时代。

小说最后,王二问陈清扬到底在交待材料里写了什么,竟让组织不再让他俩继续写下去了,陈说,在清平山上她爱上了王二,比穿破鞋和做爱更让人可耻。一种爱,被诠释成不可饶恕的罪,不正是文革的绝妙写照吗?

通观本书,我们发现,其实性爱描写不一定就是肮脏媚俗的,当它能好的诠释出作者要表达的意图时,就是好的描写手法,远者如《金瓶梅》,近者如李敖的《上山上山爱》,不能说它就不是艺术。艺术与性向来都是不能分开的,维纳斯、大卫莫不如此。接受了这点再回头去看这本《黄金时代》,就不难理解为何它是“中国当代文坛最美的收获了”

问题三:王小波的<黄金时代>该如何研究?

王小波的黄金时代

《时代三部曲》是王小波文学作品的精华,按逻辑来判断顺序,《黄金时代》是写给生命中最青葱的岁月,《白银时代》则记录下作者对未知世界的憧憬,而《青铜时代》刻划了王小波一路走来的脚印。

1995年《黄金时代》被当局列入禁书。10年之后的今天,能够在新华书店买到所有属于他的以及所有关于他的文字,我想我得为这种文化自由感到无比幸福。“对现实的不满是因为对生活存在太多贪恋“我的一个朋友每次都在QQ上如此鄙视我。其实她把真正要表达的保留了,她知道我能懂。

读了N遍《黄金时代》才敢写下这篇文字,说是书评或许耿抬举我,火候不到的话,就当读后感吧,戴帽子的事情我一般不太介意。

关于王小波,我更愿意看作是一个懂得文字快感的作家,一个知道“幽默”的重要性,拿“幽默”这个武器与呆板生活玩猫与耗子游戏的顽童,他并没有刻意挑战时代的道德洁癖、但以性的狂欢招惹了过多赞美的宠儿。他的“幽默”还只是一种未被摧残的人性的基本诉求,虽然也有强烈的文化自觉,即便没有底达米兰.昆德拉的境界,可这种幽默模糊了判断,从而给我们的时代留下了多样性与可能性的财富,这是一种象征。

王小波探视了真正美好的爱情和性,他说:“人们认为最羞耻、最该隐讳的东西,恰恰是最不值得羞耻,隐讳的东西。大家以为是私情的东西,其实是人所共知的寻常事。真正的私情是每个人的个人情感,真正的情感是直指内心的,扣人心弦的爱。

我从来都不认为陈清扬是一双破鞋,和王二做爱之前不是,和王二做爱之后,也不是,她是开在清平山上的野姜花,幽香且孤独着,当她被那个时代彻底玷污的时候,她把自己干净的灵魂和年轻的躯体赤裸裸地交给了王二,一个睢不见未来的男人。

黄金时代,让我窥见一种左岸精神,每个人生命存在无数种可能性,可某些人一直在坚持,虽然没有只言片语的表达,可是有人懂得,(陈清扬每次都带上避孕套,王二让小和尚体外射精)如果当年陈清扬和王二执意逃跑。或许会成为无数阿伦和无数阿伦大嫂中的一员,生一大窝崽子,过着以刻录铁器花纹来维持生命的日子。但最终他们都熬过来了,熬到了大雾散淡的年代,回到自己的城市,过原本就该属于自己的生活,所以,在这点上我厌恶右岸人的宿命感。

王小波把他的两个主人公形像为海豚,一种比人性更真谛的动物,据说海豚之间有生殖性和娱乐性两种做爱的原始冲动,我怜惜像陈清扬这样的女子,那样的年代肩负那样的爱恋,身体的运动是彼此最适合的表达。当她像考拉熊一样把腿圈住王二的腰,临近高潮放肆尖叫的时候,她正分分秒秒地把握一种幸福。

其实,黄金时代让我最为震撼是如下的情节:

“我醒来时觉得阳光耀眼,天蓝得吓人,身上落了一层细细的尘土,好像一层爽身粉。我一生经历的无数次毂起,都不及那一次雄浑有力,大概是因为在荒僻的地方,四野无人。

我爬起来看牛,发现它们都在远处的河汊里静静地嚼草。那时节万籁无声,田野上刮着白色的风。河岸上有几对寨子里的牛在斗架,斗得眼珠通红,口解流涎。这种牛阴囊紧缩,阳具直挺。我的牛不干这种事。任凭别人上门挑衅,我们的牛依旧安然不动。为了防止斗架伤身,影响春耕,我们把它们都阉了。

每次阉牛我都在场,对于一般公牛,只用刀割去即可,但是对于格外生性者,就须采取锤骟术,也就是割开阴囊,掏出睾丸,一木锤砸个稀烂。从此后受术者只知道吃草干活,别的什么都不知道,连杀都不用捆。掌锤的队长毫不怀疑这种手术施于人类也能得到同等的效力,每回他都对我们呐喊:你们这些生牛蛋子,就欠砸上一锤才能老实!按他的逻辑,我身上这个通红,直不愣登,长约一尺的东西就是罪恶的化身。......余下全文>>

问题四:王小波的黄金时代要表达什么思想?

抓住时间的稻草。陈清扬说她像苏格拉底,对一切一无所知。用书中的话来说:“她是如此无知,所以她无罪。一切法律书上都是这么写的。”人类制定的法律,总要人类来遵守,即使一无所知也不能违反(自然法学派有另外的观点)。不但法律不是这样说的,苏格拉底也不是这样说的,他认为恶行因为无知。哲学在当下成为非常无聊的事业,人类两千多年来的唯一哲学成就只是证明当下的哲学整个错误,以至于现在说起哲学都要重返古希腊。苏格拉底说:“我知道自己几乎一无所知,对这一点也几乎不知道”,别人虽然和他一样无知,却不知道自己无知。哲学问题让人头大,陈清扬提到了无知,我也要硬着头皮说一下。我认为活不下去的时候争取让自己无所不知,活得下去以后,尽可以一无所知。《黄金时代》呈现了思维的变幻莫测,我们所看到的全部是王二回忆的自述。九四年在大陆出版的的《黄金时代》在结构上向新小说派西蒙的《弗兰德公路》致敬,虽然单薄了许多。拥有复杂技术的《黄金时代》被误读并不出人意外,这正是《黄金时代》的成功,超前于时代。1. 王二当年的看法被回忆。2. 写交待材料和陈清扬一起回忆。那时看法被回忆。3. 王二以后的回忆。4. 王二对陈清扬各种时候对同一件事情所表达的看法,在不同时期反复理解以后呈现的破碎回忆。5. 王二以后看交代材料被唤醒的回忆。6. 王二将当年交代材料给写小说的朋友看,已经将所有回忆整理了一次。7. 见面以后两个人的共同回忆与对各自回忆的纠正。陈清扬同样经历以上六个回忆,最终由王二说出来。8. 王二在自述的时候综合了以上各个时期的回忆,并且加入现在的看法将故事理顺。可以确认的回忆保留,不能确认的回忆使用破碎的细节拼接,不能回忆的使用现在的看法加以弥补。王小波以梦为马,自由驰骋在男人与女人的梦中。《黄金时代》呈现了种种观点差别。1. 作为作者的王小波不受限制,但是观点表达受文本本身限制。2. 王二是王二,王小波是王小波。王二自述文本被爱情限制。3. 眼睛看不到眼睛,王二看不到作为真相的自己。但是在表述的时候,王二已经明白一切真相了。至于王二理解的真相是否正确,衮衮诸公仁智并见了。4. 王二的眼里只有陈清扬。文本表述的是陈清扬的一切,而不是王二的一切。5. 陈清扬眼里的王二被王二较少失真地表述,但是加入了王二的适当修正。6. 陈清扬认识到的自己,王二能理解的用王二语言表述,理解模糊的被较少失真的表述。7. 最后见面的一切被完整记录,基本是王二在自述时保有的观点。8. 文本完整表达了王二的爱。当我们真正理解了王二表述的时候,便看到了王二的眼睛与王二所看到的一切。王二是一个活得下去的无知者,“我记得那些日子里……似乎什么也没做。我觉得什么都与我无关。”王二明白:“实际上我什么都不能证明,除了那些不需证明的东西。”想来王二没有那么多知识,没有提到加谬的《局外人》。其实我不能说王二是局外人,因为人们转眼间传说王二和陈清扬搞破鞋,王二需要给陈清扬“清白无辜的证明”。王二是否曾经是局外人,王小波语焉不详,成为无法考证的事情了。可以考证的是这事,陈清扬和王二讨论她是否是破鞋的问题,王二就从“什么都与我无关”变成和破鞋事件相关的人了。王二明明知道“别人没有义务先弄明白你是否偷汉再决定是否管你叫破鞋。你倒有义务叫别人无法叫你破鞋。”竟然真去证明了。我的意思是说王二证明了什么根本不重要,存在证明本身是荒谬的。据此我认为王二在有意识行动以后,一定不再是局外人了。无目的做事什么都不能证明,有意识做事的“有意识”是证明本身,事情倒是无关紧要的,比如破鞋问题。这是破鞋悖论:破鞋制造了一......余下全文>>

问题五:王小波的<黄金时代>想告诉我们什么?

我个人也喜欢王小波的小说。喜欢他的语言,喜欢他的调侃;惊叹于他的构思,叹服于他的大胆。但是也有许多人非常不喜欢王小波,说他是性泛滥言论者。连北大的名教授钱穆也说王小波是戴着“有色眼镜”写书。这是大大的冤枉。王小波之所以写性,是想从性行为中表现那个时代的人所受到的一种压迫。正如陈清扬对王二所说的“既然大家都说我是破鞋,那我就是破鞋了。”(原文我已经记不起了,意思大概是这样。)这是对文革时期人民生活现状的真实反映。自己的行动由不得自己。

我现在把这个比较经典的书评转过来以飨喜读者。

评王小波《黄金时代》

文/小家愤玉

我从你的梦里来,将要打碎你的梦。

如果大家不喜欢面对这种残酷,建议不要看我的胡言乱语了,美梦变成恶梦终究不是令人愉快的事情。王小波在《我是哪一种女权主义者》说:“作为一个男人,我同意自由女权主义,并且觉得这就够了。”我不反对别人做梦,但是我反对没有男人存在的世界。

一. 无知苏格拉底与无知局外人

陈清扬说她像苏格拉底,对一切一无所知。用书中的话来说:“她是如此无知,所以她无罪。一切法律书上都是这么写的。”人类制定的法律,总要人类来遵守,即使一无所知也不能违反(自然法学派有另外的观点)。不但法律不是这样说的,苏格拉底也不是这样说的,他认为恶行因为无知。哲学在当下成为非常无聊的事业,人类两千多年来的唯一哲学成就只是证明当下的哲学整个错误,以至于现在说起哲学都要重返古希腊。苏格拉底说:“我知道自己几乎一无所知,对这一点也几乎不知道”,别人虽然和他一样无知,却不知道自己无知。哲学问题让人头大,陈清扬提到了无知,我也要硬着头皮说一下。我认为活不下去的时候争取让自己无所不知,活得下去以后,尽可以一无所知。

《黄金时代》呈现了思维的变幻莫测,我们所看到的全部是王二回忆的自述。九四年在大陆出版的的《黄金时代》在结构上向新小说派西蒙的《弗兰德公路》致敬,虽然单薄了许多。拥有复杂技术的《黄金时代》被误读并不出人意外,这正是《黄金时代》的成功,超前于时代。

1. 王二当年的看法被回忆。

2. 写交待材料和陈清扬一起回忆。那时看法被回忆。

3. 王二以后的回忆。

4. 王二对陈清扬各种时候对同一件事情所表达的看法,在不同时期反复理解以后呈现的破碎回忆。

5. 王二以后看交代材料被唤醒的回忆。

6. 王二将当年交代材料给写小说的朋友看,已经将所有回忆整理了一次。

7. 见面以后两个人的共同回忆与对各自回忆的纠正。陈清扬同样经历以上六个回忆,最终由王二说出来。

8. 王二在自述的时候综合了以上各个时期的回忆,并且加入现在的看法将故事理顺。可以确认的回忆保留,不能确认的回忆使用破碎的细节拼接,不能回忆的使用现在的看法加以弥补。

王小波以梦为马,自由驰骋在男人与女人的梦中。《黄金时代》呈现了种种观点差别。

1. 作为作者的王小波不受限制,但是观点表达受文本本身限制。

2. 王二是王二,王小波是王小波。王二自述文本被爱情限制。

3. 眼睛看不到眼睛,王二看不到作为真相的自己。但是在表述的时候,王二已经明白一切真相了。至于王二理解的真相是否正确,衮衮诸公仁智并见了。

4. 王二的眼里只有陈清扬。文本表述的是陈清扬的一切,而不是王二的一切。

5. 陈清扬眼里的王二被王二较少失真地表述,但是加入了王二的适当修正。

6. 陈清扬认识到的自己,王二能理解的用王二语言表述,理解模糊的被较少失真的表述。

7. 最后见面的一切被完整记录,基本是王二在自述时保有的观点。

8. 文本完整表达了王二的爱。当我们真正理解了王二表述的时候,便看到了王二的眼睛与王二所看到的......余下全文>>

问题六:王小波的黄金时代主要讲什么?

《黄金时代》是一本书,由不同小说组成,《黄金唬代》这篇文章讲的只是他和那女人的爱情,看王小波的文章不用想太多,只要在他的每句话中体会他的幽默、理智就行了。

问题七:谁知道名家对王小波《黄金时代》的评论,急!!!

边缘人作为文学作品的一个经常性的主题,也许并不涉嫌重复。真正值得注意的是,王小波作为一个边缘人独特的思维方式,本质上却是无限重复的。至少在其作品里是这样,由于是一个边缘人,王小波需要找到一个存在的理由。非边缘人的存在理由很容易寻找,所有世俗意义上的成功都可以作为衡量的标准;但对于一个边缘人来说,既然放弃了世俗的标准,就必须寻找逻辑上的自恰:他必须使用逻辑的方法,来反复证明自己选择的边缘生活状态是有道理的(相反,所有非边缘状态的生活,都属于“公理”,都不需要证明)。事实上,王小波几乎所有的作品,都可以归结为一个逻辑公式,一个证明边缘人也有理由存在的公式。

这个公式既然排斥了世俗的标准,就必须向形而上的层面延伸。本质上,王小波的公式就是一个巨大的三段论证明,这在他的所有小说里都反复出现。从《黄金时代》开始,这种三段论几乎贯穿了王小波所有的自述式小说。在《黄金时代》里,王二离开知青生活的主流,去跟陈清杨“搞破鞋”,从而在大批判、生产劳动之外,找到了自己的黄金时代。值得注意的是,这种人性的觉醒并不是主流引导的结果,而恰恰是从一个逃兵的角度,用乜斜的眼光,通过对当时知青主流生活的嘲讽,展开个人生活的黄金时代。王小波的独特,是建立在讽刺的立场上,而一般来说,讽刺是一种高级智力活动,是聪明人的游戏。这在他后来的《白银时代》、《青铜时代》等诸多篇章中一再出现,尽管主人公角色各异,但在面对世俗的时候,他们的智力优越感是相同的,也都是作者本人的影子。或许可以用一个这样的比喻来描述,他必须先设置一个大前提:我是一个人;再设置一个小前提:我比你们聪明;最后得出他的结论:因此,尽管我是一个边缘人,但你们谁也没有资格对我说三道四。王小波就是这样证明了他存在的合理性,捍卫了他的边缘人地位。

但是,尽管这个三段论是自恰的,在证明过程中却存在走钢丝的危险。那就是说,王小波必须不断地证明自己比别人聪明;而一旦无法证明这一点,他的整个逻辑大厦都有倾覆的危险,从而导致他选择的边缘状态失去意激。因此,王小波的写作生涯,就是一个证明证明再证明的过程。写作不息,证明不止。

问题八:王小波的《黄金时代》主旨是什么?

王小波曾这样谈论小说《黄金时代》的创作:“(黄金时代)从二十岁时就开始写,到将近四十岁时才完篇,其间很多次地重写。现在重读当年的旧稿,几乎每句话都会使我汗颜,只有最后的定稿读起来感觉不同”。这个长期的修改过程很可能是这样的情景:重读时,一发现小说中的情节在形式上缺少荒诞不经的成分,或者在行为上缺少表现力的,一律删改,直至成为现在的这个样子。无怪乎有些王小波的批评者说他的作品故做特立独行之状。但是——特立独行有不故做的吗?在创作上我很怀疑这一点。王对《黄金时代》他的这个宠儿慎之又慎,因为“王二”正准备从《黄金时代》中出场,由此奠定了其写作的姿态和小说创作的基本形式:可想而知,必须使“王二”深入人心,接受王二,即接受这种叙事风格的表现力,然后才可能有小说实现它生命的可能。

性与爱有关

误读势所难免,而对《黄金时代》这部小说而言则有耐人寻味的意义,通常人们的阅读,存在着基本误读与其他误读。基本误读即这本书是“色情小说”,是为了满足男权的释放和意淫的需要而作。其他的误读就五花八门,不能指出某种阅读是“第二误读”,但也都是基于小说的表现形式上的。虽然我们大都不是傻瓜,但基本误读仍然成为一道屏障。长期以来,民间阅读与专业审美都对小说中表现出来的张力缺乏心理适应的准备,王小波遂成为“文坛外的高手”,这一点,极具王小波式的黑色幽默。

王小波为什么要给自己制造这种阻力?小说中过多的性情节描写意欲何为?决不仅仅是为了表现力。该“性”与爱是否无关?回答前一个问题需要追寻《黄金时代》所属的时代,回答后一个问题,以当代人的经历就可以判断。在小说中,知青王二在山间插队时遇到了另一个队的女医生陈清扬,她风尘仆仆从山上下来,来向他请教古老而变态的伦理问题——自己是不是破鞋,繁复的性爱由此展开。这些性爱穿插在叙事之中,或者成为叙事的主体。两人的交流充斥着对峙和互嘲,似乎不带有任何感情。其性爱也显著地缺乏猎艳时的趣味。然而人们往往可以看出,该“性”与爱有关,此“爱”便是同类之爱。王二生就的混乱不堪,在这渺茫的机遇中,在这个人性的基本尊严殆尽的年代里,却一眼看见一个同类。这个同类和自己一样,内心和外在行为都在同时代做着长期的反抗、并且正在寻找机会和世俗做个彻底的决裂,以表明自己的“异类”身份。

寻找同类,使每个人抨然心动,放之特殊的年代,这件事便十足的吸引人。《1984》中的老男人温斯顿·史密斯长年以为找到了一个很有默契的同类,结果错了,因此受尽摧残;王小波的小说中。王二决不会找错了对象,这便是王小波小说的故事性,是小说与读者之间最深厚的交流之处。

时代,时代

《黄金时代》的时空背景是文革期间,王二是当年千万下乡插队的知青之一,不了解这段历史,诚然不会理解小说反映出来的精神反抗的基调。而更值得关注的地方,一是小说对这段历史的反思态度,二是其方式。近年来的一些反思文革题材的小说,其中透露出来的意识是叫人生疑的。比如它们无不沉痛地指斥革命风暴对文人的迫害、对知识的粗暴抛弃和嘲笑、特别是对人性尊严的摧毁。在忍痛的同时,字里行间、内心深处传递出来的,实际是对当时那种极端体验的念念不忘、对打压权威的快感的回忆、对混乱社会的重构“理想”。这些固然是文人的天性,不能从道德上予以干预,却决不是真反思和追问!《黄金时代》里的王二,在那时是个十足的“当代流氓”,作风问题恶名远播,一贯地目无领导和尊长,做事情不遵守乡村道德规范。但是,他的行为却表现出了对精神压迫的绝对反抗和永不妥协,对荒诞的所谓“极端体验”快感进行了彻底的嘲弄,他更真实,......余下全文>>

问题九:简单介绍王小波《黄金时代》要表达的主要思想内容

陈清扬说她像苏格拉底,对一切一无所知。用书中的话来说:“她是如此无知,所以她无罪。一切法律书上都是这么写的。”人类制定的法律,总要人类来遵守,即使一无所知也不能违反(自然法学派有另外的观点)。不但法律不是这样说的,苏格拉底也不是这样说的,他认为恶行因为无知。哲学在当下成为非常无聊的事业,人类两千多年来的唯一哲学成就只是证明当下的哲学整个错误,以至于现在说起哲学都要重返古希腊。苏格拉底说:“我知道自己几乎一无所知,对这一点也几乎不知道”,别人虽然和他一样无知,却不知道自己无知。哲学问题让人头大,陈清扬提到了无知,我也要硬着头皮说一下。我认为活不下去的时候争取让自己无所不知,活得下去以后,尽可以一无所知。

《黄金时代》呈现了思维的变幻莫测,我们所看到的全部是王二回忆的自述。九四年在大陆出版的的《黄金时代》在结构上向新小说派西蒙的《弗兰德公路》致敬,虽然单薄了许多。拥有复杂技术的《黄金时代》被误读并不出人意外,这正是《黄金时代》的成功,超前于时代。

1. 王二当年的看法被回忆。

2. 写交待材料和陈清扬一起回忆。那时看法被回忆。

3. 王二以后的回忆。

4. 王二对陈清扬各种时候对同一件事情所表达的看法,在不同时期反复理解以后呈现的破碎回忆。

5. 王二以后看交代材料被唤醒的回忆。

6. 王二将当年交代材料给写小说的朋友看,已经将所有回忆整理了一次。

7. 见面以后两个人的共同回忆与对各自回忆的纠正。陈清扬同样经历以上六个回忆,最终由王二说出来。

8. 王二在自述的时候综合了以上各个时期的回忆,并且加入现在的看法将故事理顺。可以确认的回忆保留,不能确认的回忆使用破碎的细节拼接,不能回忆的使用现在的看法加以弥补。

王小波以梦为马,自由驰骋在男人与女人的梦中。《黄金时代》呈现了种种观点差别。

1. 作为作者的王小波不受限制,但是观点表达受文本本身限制。

2. 王二是王二,王小波是王小波。王二自述文本被爱情限制。

3. 眼睛看不到眼睛,王二看不到作为真相的自己。但是在表述的时候,王二已经明白一切真相了。至于王二理解的真相是否正确,衮衮诸公仁智并见了。

4. 王二的眼里只有陈清扬。文本表述的是陈清扬的一切,而不是王二的一切。

5. 陈清扬眼里的王二被王二较少失真地表述,但是加入了王二的适当修正。

6. 陈清扬认识到的自己,王二能理解的用王二语言表述,理解模糊的被较少失真的表述。

7. 最后见面的一切被完整记录,基本是王二在自述时保有的观点。

8. 文本完整表达了王二的爱。当我们真正理解了王二表述的时候,便看到了王二的眼睛与王二所看到的一切。

王二是一个活得下去的无知者,“我记得那些日子里……似乎什么也没做。我觉得什么都与我无关。”王二明白:“实际上我什么都不能证明,除了那些不需证明的东西。”想来王二没有那么多知识,没有提到加谬的《局外人》。其实我不能说王二是局外人,因为人们转眼间传说王二和陈清扬搞破鞋,王二需要给陈清扬“清白无辜的证明”。王二是否曾经是局外人,王小波语焉不详,成为无法考证的事情了。

可以考证的是这事,陈清扬和王二讨论她是否是破鞋的问题,王二就从“什么都与我无关”变成和破鞋事件相关的人了。王二明明知道“别人没有义务先弄明白你是否偷汉再决定是否管你叫破鞋。你倒有义务叫别人无法叫你破鞋。”竟然真去证明了。我的意思是说王二证明了什么根本不重要,存在证明本身是荒谬的。据此我认为王二在有意识行动以后,一定不再是局外人了。无目的做事什么都不能证明,有意识做事的“有意识”是证明本身,事情倒是无关紧要的,比如破鞋问......余下全文>>

问题十:关于王小波的《黄金时代》。

王小波写了许多“性”。这些描写增加了作品的可读性。当然,用类似的办法来增加作品的可读性,肯定不是他的初衷。他是一个理想主义的作家,不是商业文化的作者。他的初衷(我估计)是想写出人类历史上一个特殊时代的特殊意义。人们所谓的时代意义,是概括和抽象的,其内容蕴含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他想着力表现的正是那个时代人的生活。用他自己的话说,“生活就是这样的”。他写的“性”,实际上是当时人的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初读《黄金时代》,会觉得挺荒诞的。有点玩世不恭的味道。书中贯穿始终的那个名叫王二的人物,虽然在不同篇章中身份各异,可总显得叛逆与神经兮兮,而且对“性”很感兴趣。王二的性格如同他笔下的王二之人名,贯穿了许多作品。王二经历过许多荒诞不经的事。

作者崇尚真实,而不是荒诞不经。知道文学是怎么回事的人,能在他的作品中看出写实倾向。这并不困难。不过得有一个前提,就是必须亲身经历过书中描写的时代。换句话说,读者的年龄要在四十岁以上。

《黄金时代》描写了一个荒诞的时代。其荒诞程度,无论现象还是本质,都不亚于书中的描写。大炼钢铁,拿起笔做刀枪,武斗,出斗争差,开会磨屁股,学习班帮教,电台干扰……当时均司空见惯。如果一个人从小到大都生活在崇尚理智的时代,很难理喻类似现象,继而归之荒诞,以为是作者的想象与虚构。然而,它们的确不是作家凭空想象出来的。如果一定要冠以荒诞之名,也是现实的荒诞,是荒诞的真实。生活中有诸如此类现象,作家忠实记录下来,叫秉笔直书,是中国史家的传统,而不是小说家的虚构。《黄金时代》虽然是小说,但有明显的写实性。素材是真实的;作家虚构了一些人物,把实有其事的事揉和在一起,构成一个故事。如果一部小说内容荒诞,但其荒诞程度远没有超过它所描写的时代,不知道是否还能称之为荒诞小说?

那个时代同时也是一个伟大的时代。作者用书名作了暗示。在西方神话里,黄金时代是人类最美好的时光。用它做书名,固然不排斥反讽之意,但那个时代的确惊心动魄。人类各种各样本性一一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一个独特的时代。由于某种机缘,平时蕴藏在人类内心的种种阴暗秉性纷纷显露,做出了只有理性动物才做得出来的种种荒诞行为。

王小波崇尚真实。身为文学家的他,在小说素材的处理上,似乎更像一名史学家。他遵循了现实主义创作方法——确切地说,不是我们理解的浪漫化现实主义,而是更具有现实主义本原意义的批判现实主义。文学家王小波成长在文学现实主义的氛围中,思维方式肯定受之影响。而他如同小说人物王二般的叛逆性格,则体现在对批判现实主义精神的承继上。

《黄金时代》洋溢着浓厚的批判现实主义精神。作者对那个时代魂牵梦萦,耿耿于怀;小说的素材来自现实;他要把那个时代的“真实”写出来;作品的“真实”建立在时代基础上,表现了它的“真实”……总之,作者在创作上恪守了现实主义文学“真实性”的原则。

具体的叙述则表现得不那么现实主义。时空跳跃,人物行为怪诞,故事发展的非逻辑性……都是挺现代的写作技巧。这些技巧运用是否得当姑且不论。如果让我做个实验,把《黄金时代》中的每个故事,根据时间与空间的顺序重写一遍,就能看出它们其实很现实主义。作者只是把现实主义的故事用非现实主义的手法重新排列组合。此外,他的每一个故事都衍生出一、两个小故事。形式不同,意义相关。当然,那也可以通过现实主义文学的倒叙,或者插叙来完成。

唯一的例外只是小说的叙述方式。作者用主观性的叙述取替传统的讲故事,使之与现实主义文学有了实质意义的不同。作者主观性的叙述淡化了小说的批判现实主义倾向,......余下全文>>

字典词典崇尚真善美演讲稿崇尚真善美演讲稿【范文精选】崇尚真善美演讲稿【专家解析】电子商务计划书电子商务计划书【范文精选】电子商务计划书【专家解析】十一支康乃馨阅读答案十一支康乃馨阅读答案【范文精选】十一支康乃馨阅读答案【专家解析】